http://epaper.shautonews.com/Img/2020/6/2020062653b53c50b51843c6a53b6bb497c65030.jpg
近日,特斯拉的总市值达到1901亿美元,超过丰田,成为全球市场价值最高的汽车公司。一时间,“全球汽车工业迎来历史性时刻”“世
http://wap.shautonews.com/content/2020-06/28/008792.html

等待处理…

被“逼着”电动化的超豪华品牌

本报记者 林安东 综合外媒
2020/6/26

近日,特斯拉的总市值达到1901亿美元,超过丰田,成为全球市场价值最高的汽车公司。一时间,“全球汽车工业迎来历史性时刻”“世界上最挣钱的汽车公司市值被最亏钱的汽车公司超越了”等言论不绝于耳。

在新能源浪潮的拍打之下,与风光无限的“后浪”特斯拉相比,曾经高高在上的超豪华品牌却显得十分窘迫。

超豪华汽车品牌的电气化之路

据《汽车新闻》报道,以往,超豪华汽车品牌推崇内燃机,很多超豪华品牌凭借一台强大的发动机就能作为推出一款超跑的支撑。而如今,电动机出色的加速性能让许多电动汽车0-100km/h加速只需4秒多时间。此外,当下许多电动汽车的外形和内饰设计都向超跑看齐。不仅如此,特斯拉用软件重新定义了汽车,让人们的关注焦点转向了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等科技配置。

超豪华汽车品牌的优势正在被蚕食,变革的号角终于吹响。

劳斯莱斯CEO托斯滕·穆勒·奥特沃斯曾在2014年明确表示不会生产电动版车型,可是仅仅过了几年的时间,他就改口表示将电动化视作劳斯莱斯未来的战略方向;法拉利也曾明确表示,其专注两门跑车,永远不生产电动汽车。

而据《Autocar》报道,法拉利首款电动跑车将在2025年后问世。从流出的专利图中可以看到,法拉利正在研发一款四轮驱动双座电动汽车。法拉利首席营销官恩里科·加利拉表示,首款纯电动汽车产品将使用最新技术,并确保其延续品牌传统特色。

《底特律时报》指出,超豪华汽车品牌开始电气化变革会改变其本来的优势和基因。同时,在短期内推出电气化产品,会使得超豪华汽车水平无法保持,失去了原有的品牌调性。但在欧洲乃至世界范围内,有关排放的法规正在变得越来越严苛,这对于高油耗的超豪华车型而言难以达标,还得支付巨额的罚款,超豪华汽车品牌开始电气化转型也是无可奈何。

《福布斯》认为,越早进行改革的人,越能在变革的浪潮之中站稳脚跟,保时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之前,SUV车型受到了许多消费者的欢迎,保时捷就开发了SUV车型。那个时候,它的对手们都对此嗤之以鼻,嘲笑保时捷丢了“超跑的灵魂”。

然而,保时捷的公开数据显示,2019财年,保时捷营业收入达到了285亿欧元,同比增长了10%。同时,保时捷2019年全球新车交付量达28.08万辆,同比增长10%。其中,SUV车型Cayenne和Macan以优异的市场表现成为全年的销量担当。2019年,其他超豪华品牌还在准备入局的时候,保时捷推出了首款纯电动跑车Taycan。保时捷全球执行董事会主席奥博穆公布了一组数据:“去年9月Taycan全球首秀之前,保时捷已收到大约3万份意向订单,目前已有1.5万余名客户签署了购买合同。现在是跑车电动化的最佳时机。”

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资本困局

然而,转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于这些超豪华汽车品牌而言,投入电动化项目是一件“烧钱”的事,而且短期内看不到回报。

据《汽车新闻》报道,负责销售与市场的保时捷全球执行董事会成员冯佩德认为,保时捷在短期内无法通过电动汽车业务获利。保时捷首席执行官奥利弗·布卢姆也表示:“由于锂离子电池的成本在未来5年内不太可能下降,保时捷Taycan在未来几年也不会实现盈利。”

此外,现有车型销量下滑以及电动化转型所需的高额费用,让一部分老牌超豪华车品牌陷入两难境地。据《Autocar》报道,由于业绩不理想,英国跑车品牌阿斯顿·马丁的电气化战略车型Rapide E纯电动跑车项目已经停滞。为此,阿斯顿·马丁已经开始寻求资本重组,其财报显示:2019年,阿斯顿·马丁税前亏损1.043亿英镑,营业亏损3700万英镑,收入下滑9%。

此外,由于疫情导致多个赛车活动和车展相继取消,拥有一级方程式车队的迈凯伦率先举起了裁员的旗帜。

5月26日,迈凯伦宣布计划裁员1200人,相当于其员工总数的25%,其中涉及一级方程式车队、公路量产车以及应用技术业务,被裁员工绝大多数在英国。当前,迈凯伦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由于英国政府拒绝了迈凯伦1.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3.5亿元)贷款申请,迈凯伦考虑将其位于英国沃金的总部大楼以及自身收藏的经典赛车等两项重要资产作为抵押,筹集约2.75亿英镑的资金来渡过疫情危机。迈凯伦发言人表示,公司正在探索各种不同的融资方案,以帮助其应对眼前的危机。

6月5日,阿斯顿·马丁宣布从2600名员工中裁员500人,并降低超跑产量。阿斯顿·马丁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通过裁员适当调整组织结构规模,并减少汽车产量,从而降低成本,寻求恢复盈利。

一直有传言,宾利曾因为多年亏损将被大众抛售。但自从阿德里安·霍尔马克成为宾利CEO以来,公司整体运营状况开始持续好转,2019年甚至扭转了高达3亿欧元的亏损。可一场疫情便将宾利“打回原形”。长达7周的停工时间导致宾利损失2460万欧元,目前产能只恢复了50%。不得已,宾利宣布将裁员1000人,占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宾利表示,电气化转型的计划将被延后至2026年。

业绩的持续低迷让超豪华汽车品牌们纷纷转向中国,谋求新的出路。

阿斯顿·马丁的发言人此前多次强调,阿斯顿·马丁寄希望于中国,其在战略规划中也把中国视为未来最关键的市场,而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创之下,他们更是把中短期的业绩反弹寄希望于中国市场。在阿斯顿·马丁看来,欧洲和北美洲市场目前虽然也有车市复苏的迹象,但短期来看,该公司在这些市场依旧无法按疫情发生前的速度和效率正常生产和销售汽车。按照他最乐观的预估,全球车市能在2021年年底和2022年年初全面复苏,但中国市场依旧将成为这一进程的领导者。

上篇:没有了
下篇:法国、西班牙发布汽车消费激励政策
分享到

© 2019 上海汽车报社有限公司

↑ TOP